很头疼的一个问题

因为中国计划生育的政策,如今不少人家都是独生子女,如果是男孩的话,还可皆大欢喜,但如果只有一个女孩,可能很多人就无法接受了,因为女儿长大毕竟是要嫁人的,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这样一来,按照传统的观念,这不久午后了么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如今这个头疼的问题让我碰上了,我女友是独生子女,她爸爸就提了个要求,要我们结婚后生两个,一个得跟我女友姓。

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了,自古以来就是子随父姓,哪有随着母亲姓的,当然除了倒插门的男人,倒插门的男人还算是男人么?我觉得有一半已经不是了,男人折了腰,也就妄活一辈子了。所以听到女友这个想法后,我立刻拒绝了。不过这个问题今天还是在脑子里盘算了一天,从女友家的立场来说似乎这个要求也并不过分。很多事就是这样纠结,所以搞个投票,看看大家的想法吧。
READ ON

江宁陶吴这个地方

昨晚下班又单车去闲逛了,这次比上次走的远,可以说是直奔陶吴了。陶吴以前是一个镇,现在隶属横溪镇,改名陶吴街道,就跟东善桥一样,原来也是个镇,但是现在隶属东谷镇,改名东善桥街道。而我们公司所处的正方大道恰是陶吴和东善桥的交界地,也可以说是三不管地带。

陶吴这个地方,基本印象就是树多,田多,河多,池塘多,瓜果多。说它是街道,还不如就叫农村算了,可能是因为我没到街道中心才这么说,也许街道中心会有些楼房。到网上查陶吴的资料,除了一些度假的网页外,最多的帖子是多陶吴发现万只癞蛤蟆大迁移的事,想不到,这陶吴因蛤蟆而出名了。

就是因为地方偏僻,基本上呈现出来的完全是农村的风貌,所以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,看到路边有个挺大的葡萄园,园门口写了几个大字“葡萄熟了”,也就顺便在傍边买了一串葡萄,无籽的,还挺贵,五块钱一斤,买了两斤,顺便跟果农唠嗑了一会,问果农这附近有没有人家想租房子的,果农说她加就有一栋两层的小楼想租出去,一层两间,租一层一个月100多块钱就行了。
READ ON

横溪镇西泉社区再至刘村随行

近几天,心情较为低迷,也许是一个人在同一个地方呆的时间太长了,总觉得不是自己将全世界遗忘了,就是全世界都把自己遗忘了。这几日,甚至把博客都遗忘在一个孤单的角落里了。公司的天台上不高,但是在这片几乎没有建筑的旷野里,只要一点高度就可以穷目望去,看到远处有几排建筑,遂决定下班后过去看看。

立秋后的太阳,变得较为温和,五点钟的时候,已经不那么晒人了,从公司向更远的地方十几分钟的车程便是横溪,下了宁丹公路,进入正方大道,而下了正方大道,便是西泉社区,仅有几排楼房,这个社区较东善桥要偏僻得多,四周除了一条通往东面山体的水泥路,看不到任何建筑,不是山,便是水。除此之外就是绿色。

小区除了像一个被遗忘的世界外,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小区内三三两两的老人或者中年人在阴凉下坐着,大概因为我比较眼生,他们总是会看我一眼,不知道这些与世隔绝的人,每天想的是什么,做的又是什么,小区的尽头便是那条水泥路,通向东面的山体,我顺着小路进去了。
READ ON

香河老人,死了十七年仍在为遗愿奋斗
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过香河老人的事情,或者有没有听说香河老人的事情,自打我知道有这么一位老人后,便在网上搜集了很多资料,也一直关注医学界以及科学界会不会有新的突破。不过很多事我们自己也该反省反省了,从前迷信牛鬼蛇神,现在开始迷信科学了,科学不是万能的,只是认知的一种方式,直接了当,富有成效,却永远得不到宇宙真相,同时似乎也正加速着人类的灭亡。

香河老人的未解之谜太多,其中最表面的谜便是老人不腐的尸体。根据目前官方承认的事实:老人死了17年了,没有经过任何医学,化学处理,在常温常态下,没有腐烂,安然地躺在自家的土炕上,如今岁月已经很久远,尸体失去了水分,已是干尸。根据真实记录,老人死后24个小时内,还有体温,医学上绝无二列;死后五年,居然还能检测到微弱的心电图,官方解释,可能是地磁干扰。很多人就说了,老人虽不是佛门中人,但也修成正果了,得了一幅金刚琉璃体。

要说老人的尸体的不腐是个谜的话,那老人的预言那就更是迷了。老人在弥留之际跟家人说:“我的事大着呢,不但让香河县知道,还要让全中国知道,最后让全世界都知道。”,老人确实言中了很多,至少目前国内的科学界以及医学界都为之震惊了,而且是束手无策。老人还说过很多其它灵验的预言,不过是否属实,我想还值得考证。
READ ON

弘觉寺偶遇有缘人

中国有句老话——无巧不成书,其实这话用于生活也适合,无巧不成缘。事情还要回到上周六下午,我单车探幽祖堂山的时候,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位比较投机的人。

话说,那天从快乐老家出来后,夕阳已经西下,回至弘觉寺对面的时候本想穿过那个涵洞上去看看的,看了看天色,决定还是回家了,于是乎,继续向回骑,谁知道前面迎面来了一辆渣土车,带着铺天盖日的尘土扑面而来,我赶紧掉头就跑,恰好躲了涵洞里了,渣土车过去后,心理想,反正都进来了,所幸就上去看看吧。

穿过涵洞,再向上一段路是山脚的村子,继续向上看到一个池塘,池塘里有人在洗澡,这山间的水,一定是相当的清凉,夏天在这里面洗澡肯定是相当的怡人,过了池塘就是弘觉寺的大门了,可惜门院紧闭,貌似不欢迎我这个外来之人了,只能从外面看一下里面的建筑群。心里有所不甘,或许有其他路可以上去,于是继续走。
READ ON

探幽祖堂山,偶遇快乐老家

路在面前,不知道通往哪里,路边是无限的风景,而路面却是尘土飞扬,这种路,适合我这种人。一个人的时候,喜欢骑着单车去一些不认识的地方,而前面这条路就是最好的选择,人总得去一些没有去过的地方,看一些似曾相识却又有不同的风景,特别是在一个人孤单的时候。

往里面走一点,便知道路况比想象中的要糟糕,那些尘土都是来自于这条狭窄小道上的渣土车,他们像一头头从山里钻出来的巨大怪兽,总是弄出漫天的尘土,姑且忍了吧,倒是要看看前面有什么,让这么多渣土车不日不夜地奔波。既然选择了,就会坚持,这样的路况持续了五六公里,变得稍好一点。

路边越来越茂密的树丛,稍远处越来越多的山丘说明这不是一条普通的路,而是蜿蜒于丘陵地形里的一条小径。沿途总是有稀稀落落的村庄,三五个人家自成一村,而一家又是一庭院,庭院里是自建的两层小楼,墙面都是最朴实的水泥,褐色破旧的窗木上,总是有一层淡淡的灰尘,像那流逝了的淡淡岁月,而庭院里那三三两两的老树似那待在岁月深处的老人。一个中年男人在地上洒水以减轻炎炎夏日的烘烤,小娃儿骑在树荫下的凳子上独自玩耍……
READ ON

盐城往事-朋友那曾经的爱情

回忆,总得开始于某个地方,或者起始于某个事件。很多时候,我只是个孤独的旁观者,2003年,不平常的一年,朋友上了盐城师范,而我仍在高中复读,一年里,我们来往了几十封信件,每星期都有,朋友描述他在盐城的生活,详细到一天上几节课,每节课的时间段;高考后,父亲的丧事,也基本平静下来,只是母亲夜里时不时的哭泣,朋友到我家,让我跟他去盐城做做家教,为自己暑期后上大学挣点生活费,所有盐城的往事,都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
那时,朋友已经恋爱了,徐州的女孩子,朋友刚把我带到盐城的时候,她并不在。我们的住所是间平房,城市边缘那种类似于四合院的家庭,十平方左右,70元一月的租金,院子里有五六间平房,两间租给了一个杀羊的屠夫,所以院子里从早到晚都弥漫着羊腥味,我们隔壁的一间则是租给了一对男女,晚上的时候,我跟朋友经常听到隔壁的娇喘声,我们的房间很简陋,一张床,两张桌子,一罐煤气,还有一个小塑料电扇。风景最好的是公共厕所,因为透过厕所的小窗子,可以看到田野的稻田。

我跟朋友白天做家教,晚上喝点小酒便睡觉的日子持续了半个月,后来朋友的女友来了,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我脸红了,朋友帮忙解围,说我是见到美女就脸红,其实也不完全是,我是见到不熟悉的美女,会脸红。朋友的女友住学校宿舍,只是偶然住我们这里,住我们这里的时候,我便到朋友的同学那里睡。
READ ON

军港之夜一首歌一段岁月

小敏是个很普通的女人,或者叫女孩,总之,我们还合租的时候,我有时候称她为女人,有时候称她为女孩,至于到底是女人还是女孩,可能只有她自己知道了,跟她有半年多的交情,总的来说跟她与另外一个女人合租了半年,我住一个房间,她们住另一个房间,公用一个小客厅,一个狭小的卫生间。

那些记忆都在中山北路的祁家桥,临近南京饭店。小敏是个普通的女人,但是魅力还是比较大的,她的舍友叫小霞,她们是二房东。第一次见面对她的印象就不错,穿着朴素而整洁,普通的个头,普通的身材,相比于她的舍友,她就跟凤凰似的了,她舍友小霞长相就不尽如人意了,不过事实证明,小霞的性格更温柔。
READ ON

南京迈皋桥万寿村附近的大爆炸

这个事件是大概上午10:00-10:30左右发生的,目前网上都是胡乱猜测,但是大爆炸的事实不容置疑了,具体是什么工厂什么位置,是恐怖袭击还是意外事故都不得而知,估计政府部门也被当头一棒打晕了,不知道发生了什 ...

见证联想对大客户的售后服务

大概一年前申请了一台公司统一订购的thinkpad t400的机器,最近出现屏闪现象,打电话咨询,人家直接就基本确认是屏坏了,这只能说明这款机型屏幕出问题的几率太大了,要不然他们不会那么快在电话里就确认问题所在。要说技术,不得不说,联想确实把IBM做的有些退步了,严重点是做烂了,但终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再加上联想优质的售后服务,联想的产品还是值得信赖的。

上周五跟联想北京总公司反馈问题,然后联想总公司直接致电南京分部,要求下周到我们公司解决问题,我一想到要到我们公司,就对他们肃然起敬了,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人家也毫不畏惧地跑过来,真是难得。昨天联想南京工作人员打电话跟我预约今天下午到公司修理机器,今天上午他们工程师再次跟我确认时间,下午两点多的时候联想工程师到达我们公司。

工程师胖胖的,说起话来总是一脸笑容,他是开联想公司的车来的,看来这维修成本还是很高的,从市区开车到这里来回汽油费也得五六十。坐下来,工程师二话没说,先把我幸运3d拆开全面地做了一下清洁卫生工作,很仔细很到位。他很有自信地只带了两个屏幕来,没带其它配件,看来他是认死了就是屏幕的问题,直接帮我换了个显示器,过程中他又介绍了这款机器的一些特色功能,比如Fn+PgUp是阅读灯的开关,可谓服务到家。
READ ON

1 17 18 19 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