陨落的红庙水库

那条大道很宽阔,向西延伸进山脚,消失在绿色中,来红庙的人都可以看到这条大道的延伸,不过对于钓鱼的人来讲,这条大道在红庙这里就算是终点了。也许所有人都在想,这条路的终点此番何种光景,但是没有人放下鱼竿去看个究竟,因为路是没有尽头的。
READ ON

风雨同舟13年历史eDiary

多年过去,您经历了BBS、论坛、博客、推特、微博 ...,但在幸运3d的某个角落,eDiary始终为你守护发自你内心的声音。eDiary的作用不仅仅在于写日记,您也可以用它来记流水帐、写工作日志,记录学习心得,或者用它来管理你的日常文档。eDiary以时间为主线,以文字为载体,记录你的心路历程。

READ ON

为了渐渐淡去的老博客

转眼间,博客悄悄地写了将近五年了,这五年里不管生活有多辛酸,有多快乐,都或多或少地在字里行间折射出来,而这种折射也恰恰是我认为个人生活类博客的最大价值。这些年,很多老朋友的博客消失了,不过人并没有消失,还有偶然间的问候,总有那些人让人难忘,比如我的狗尾巴草李大良同学,因失恋而放弃博客的凌晨同学……
READ ON

夜钓红庙第一夜

南京江宁区谷里南,正方中路一直向西,接上牛首大道再和银杏湖大道就构成了这片地方最宽阔却又“人迹罕至”的十字路口了,除了鸟语花香便是青草和河水的味道了,上了牛首大道继续向西,经过一个草莓园,再经过一个路边的土地庙,再往前一点点便会发现一条水泥小道接上公路,沿着水泥小道向南一公里左右基本就是尽头了,爬上一个小山坡便能看到红庙水库,毫无疑问,这里是夜钓者的天堂。
READ ON

小山村里的野货

南京的地形其实充其量也就算个丘林,说到山也就那么几座两三百米的就算高山了,而几十米的小山,江宁谷里这一片便到处都是了,可以说,这里就是山水相映的地儿。而在这些小山头里面总是暗藏着稀稀落落的村子,离我住所只有一路之隔的双塘社区便是这样的村子。
READ ON

怀恋哥哥之有谁共鸣

这阵子又爱上老歌了,听着听着就哼起来了,哼着哼着就唱起来了,不过这首旋律极为动听的《有谁共鸣》可能也只有哥哥才能唱出味道来,实在是天嫉英才,荣少走了,这也就成绝唱了。而对于自己,只能凭着拙劣的嗓音乱唱一番,以作怀恋,没吃过饭的人建议吃完饭再听。
READ ON

四月八日寻谷里樱花未得

金陵的四月,当算烂漫的春天了,抹去那份对初春细腻的感知,当下的春恰是如火如荼了。午后又有人说起看樱花的事情,不过南京市区的樱花当属鸡鸣寺了,其实在我的周围,谷里有个更大的樱花园,只不过是生在偏僻的江宁了,对游人开放得也少,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。匆匆地吃了个午饭后便骑着踏板车出去寻觅这樱花园了。

READ ON

2012年4月1日老宅一夜

家乡的夜,来的很早,沉得很深,天空的月,如我这般,已然残缺了半生,月粉尘里的风,吹散了星辰,也吹灭了生命的灯。它不想睡去,紧闭的门,门里是两代 人,门外是寂静的夜;月光照不进黑洞洞的窗,不能望进去,里面的岁月沉重得让我不敢呼吸;扭曲的墙,披着几乎化成白灰的草,一处处路出的泥块,像是老叟的 肉,渐渐风干在这四月的风中。老房子还是不愿倒去,或许这些年,父亲的魂还是没舍得离开。

READ ON

下半年上半年——选择

2002年夏,已然是一个人的世界了,经过了一年复读,并没有实现自己考个好一点学校的梦想,反而比第一年高考考的更差,握着南京中医药大学的五年制录取通知书,选择再次复读的决心便悠然而生了,因为我觉得,与其读五年的大学,还不如再复读一年考个四年制的大学,这笔账我算得是很清楚,但是没有考虑到太多的意外。

READ ON

回首依旧这般无奈,不如前行

风轻吹开衣角,已经没有了寒意,又一个严冬,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泥土下正萌发的生命埋葬,人生就是这样,不经意的拈花弄指间,岁月已悄悄地交付了人生的第三十一个年头。

READ ON

1 5 6 7 53